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特朗普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于晴蓝 人民网长沙9月18日电 说起老旧小区,不少人脑海中都浮现出“老破小”“脏乱差”的印象。对于老旧小区的居民来说,居住条件的恶化更是给日常生活添了不少麻烦,然而许多老旧小区没有物业,也缺乏资金,使得小区改造寸步难行。

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,城镇老旧小区量大面广,要大力进行改造提升,更新水电路气等配套设施,支持加装电梯,健全便民市场、便利店、步行街、停车场、无障碍通道等生活服务设施。

作为15个老旧小区改造试点城市之一,长沙已有不少小区“重获新生”,基础设施的优化和生活环境的美化,让居民们如同搬新家一样,找回了久违的幸福感。

难题

在长沙市新世纪小区,居民们最怕冬天到来。

小区兴建于2000年,有1400多户居民。最让居民们苦恼的是,由于小区管道不够粗,住户人数又越来越多,一到冬天下水管道就堵,厕所和化粪池的污水排不出去,便从下水道往地上冒,小区内有好几处井盖都盖不住往外冒的污水,居民平时出行都不得不捂住嘴鼻,小心翼翼地跨过污水。

怎么办呢?2003年搬进来的居民苏剑波说,“每次都得找粪车来抽走,抽完这边抽那边。”居民们甚至还想了“土办法”,在地势较低的井盖旁挖个较大的口子,这样旁边地势较高的井盖里外冒的污水就能流走。这样一来,“缺口”井旁却更臭了。

排污水难,排雨水更难。“每逢下暴雨,积水过多造成小区马路涨水,都能涨到小腿位置。”居民严大姐说,“有一次早上下暴雨,我正好出去买菜,那是真的麻烦,只能趟水而过。”

排水不畅、化粪池堵、下雨积水成了小区的最大“痛”点。然而,深埋于地下的管网,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样的“大工程”改造起来不是个“小数目”。

小区虽然有物业,不在政府改造项目范围内。但由于小区是经济适用房,没有维修基金,物业管理费又相当低,缺乏资金投入小区改造,始终无法解决“老大难”。

居民的难题通过“区委书记直通车”活动传到了芙蓉区委书记于新凡耳中,于新凡当即给出解决建议,安排专人跟进。

考虑到小区和居民的实际情况,最终芙蓉区政府决定出钱改造。东屯渡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梦春表示,针对小区的管网问题,将对水管加粗,改造排水排污系统。同时,对垃圾站也进行升级改造,增加停车位,并对路面修复。

目前小区正在改造设计中,预计今年完工。听闻这一消息,居民们满心期待。

穿越

当新世纪小区居民正期待着改造之际,长沙市丰泉古井社区居民周罗生已经搬进了“新”家。出了黄兴广场地铁站,走路不到一百米,便是周罗生住了48年的“新”家。家的位置始终没变,但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都和原来不一样了。

假山喷泉、青石板路、黑瓦白墙……走进丰泉古井社区,给人一种穿越回“老长沙”小院的感觉。

“小区改造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真是满意得不得了!”周罗生一面感慨,一面着急地带记者看自家的变化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丰泉古井社区的地理位置相当优越,位于长沙市的中心城区,然而就在去年之前,“房子出租都租不起价,环境太差了。”

“以前电线和网线像蜘蛛网一样缠在一起,刮大风的时候光纤一不小心就吹断了,每次都要打电话叫人维修。”周罗生家是单位宿舍楼,由于宿舍建设年代久远,一直以来,厨房和厕所都是在宿舍楼旁临时搭的棚子,生活极为不便,燃气管道一直未通,做饭只能靠煤气罐。

去年7月,白果园化龙池有机更新棚改项目及历史步道建设启动。项目建设共分三期进行,涉及丰泉古井、化龙池社区,14条街巷,改造老城区居民2662户,改造建筑面积26万多平方米,总投资4.4亿元,计划2019年12月全面完工。

“一听说要改造,大家都很支持,我们家还搬出去住了几个月。”周罗生回忆。当被问起是谁出钱租房子时,他很坦然:“当然是自己出钱,政府为我们社区改造已经花了很多钱,我们当然也要积极配合噻。”

搭建多年的厨房和厕所棚子,在改造中被拆除了,周罗生不仅不生气,反而喜出望外。原来,违建拆除后,项目部又扩建宿舍楼,增加了厨房和厕所的面积,住户只需要掏装修钱就行,“这样一来,平时做饭去洗手间都不用跑远了,还干净方便。”

今年3月,周罗生家改造完工,顺利入住,“之前家人都不想住,现在给我再多钱我都不愿意租出去,自己住着养老刚刚好。”

出则繁华,入则宁静。该项目改造始终遵循“留改拆,以留为主”原则,把宜居惠民、文脉延续放在首位,以工匠精神、绣花功夫留住了“邻里间的记忆”,“让老城区更具长沙味,让老百姓更有幸福感。”

夜幕降临,丰泉古井社区的灯笼点亮着夜色。老旧小区摇身一变,成了宜居闲适的现代化“传统民居”。

“整形”

小区“焕然一新”背后,政府部门始终在负重前行。目前,长沙市急需改造的老旧小区共1450个,涉及居民户数约25万户,建筑面积达2016万平米。功能配套不全、建设标准不高、设施设备陈旧、基础设施老化、环境较差等是老旧小区普遍存在的问题。

以往,小区常规改造常常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。今年3月,根据政府机构改革要求,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全面负责全市老旧小区改造工作。如何为老旧小区“整形”,让小区切实惠民的同时提升城市形象?

小区怎么改,居民说了算。在丰泉古井改造小区的“小区改造群众工作室”里,挂满了居民为改造项目送来的锦旗。在这里,党员骨干们负责调解居民矛盾、收集居民改造意见。此前,独居的范奶奶面对改造搬家犯了难,党员傅玉坤便第一时间帮她找好房子搬家。

不仅如此,许多老旧小区中纷纷设立联络站、民情室等平台,通过发放宣传资料、入户调查,广泛收集大家的意见,确定改造范围、标准和方案。还与居民签订“共建协议”,商议居民出资改造范围和出资额度等。

小区改造并不意味着“千篇一律”,为了留住老长沙的街巷格局,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推行“量体裁衣”,确保一把尺子量到底,把设计方案细化到每条道路、每栋房子、每个节点,做到地上地下同步改造、立面路面同步整治、景观设施同步提质,留住老长沙“山、水、洲、城”的根脉。

施工安全和工程质量同样不容忽视,小区居民群众组成的质量监督队和安全巡查队,严把审核关、作业规范关、现场巡查关,确保小区提质改造后至少管20年。今年,全市提质改造老旧小区50个,已有15个小区基本完成改造,其他小区正逐步推进。

思考

事实上,对于老旧小区的改造,难度依然远大于进度。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卢军表示,“摸清底数难,长期运维难,老百姓参与积极性有待提升,是我们在改造过程中遇到的主要困难。”

由于老旧小区建设数据不全,一根水管漏水就不得不换掉整个管线,造成一定的资源浪费。最难的部分在于,管网改造需要多部门配合,以确保实施进度和质量,但由于体制机制等问题,在调动协调方面存在很大难度,水、电、气改造涉及的部门合力仍需加大。此外,老旧小区缺乏物业和业委会,管网建好之后,坏了没人管,后续管理上很有难度。

令人担忧的是,对比以前小区改造主要由政府兜底的情况,今后小区要实现共同缔造,号召居民参与共建,出资、出力难度非常大。

目前,长沙市城市人居环境局计划根据城市体检情况和群众诉求需要,从“基础设施、建筑修缮、公共设施、环境整治、便民设施、社会治理”六个方面制定升级版的老旧小区提质改造标准,实现老旧小区改造由“为居民端菜”向“由居民点菜”转变。

卢军介绍,我们还在探索让老旧小区走向“数字化”和“智慧化”,通过改造开发老旧小区改造项目评估系统,对待改造老旧小区进行数字化评估、分级排序,为科学选定老旧小区改造项目提供大数据支撑。

在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改造方面,进一步探索“商业捆绑开发改造”“旧区改造+物业管理”等模式。同时,构建公安管控平台、环境监测平台、物业管理平台、消防预警平台、健康养老平台等,形成“纵向到底、横向到边、协商共治”的社区智能管理体系。(何萌)

首页 - https://ruzbukhari.com